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交易者联盟_投机岛期货论坛

查看: 410|回复: 7

标题:李二狗城投催收记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3: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政信三公子 2019年,时逢新旧交替之际,旧的增长模式已被淘汰而新的增长模式尚在探索,社会快速地变化着。这是中国整体向上跃迁过程中的必然阶段,适者生存,僵者出清,犹如健康机体的新陈代谢。但是,谁又愿意被代谢掉呢?大时代裹挟下,每个人都是弱势群体,都不得不在自己的位置上做最正确的事情。哪有什么对错之分,大家不过是努力在不确定的环境中争取那一线确定的生机罢了,为了自己所爱和爱自己的人。众生皆苦,唯自渡之。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3: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平地风雷起,城投违约急

  “兄弟,好久没联系啊…”,电话里传来了孟节城投总经理李大牛温润宽厚的声音。边打电话边捧着保温杯喝枸杞水的团队长李二狗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要糟!12月20号的付息要悬了。想李大牛作为百强城投总经理,对如过江之鲫舔上门的金融机构横眉冷对予取予求,电话里一贯惜字如金不冷不淡,啥时候屈尊喊过人“兄弟”?

  2018年对城投来说是凄风苦雨的一年,监管由春风般温暖遽然转向为严冬般残酷,旧债集中到期,新债举借困难,几万家城投仓促踏上漫漫转型长路,犹如英雄末路和美人迟暮般悲壮。严控增量,缓释存量。增量是严控住了,存量怎么办?驼背是长期形成的,现在突然把人摁在地上狂踹,背是直了,人也死了。

  虽然大环境不友好,但李二狗之前没有过于担心孟节城投的资金筹措能力。近千亿的总资产,数百亿的存续债券,坐落于国家百强开发区,新建项目源源不断,招商来的都是名企,时不时还会有大领导的视察见报。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3: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12月20号是付息的节点,李二狗团队的项目经理吴胜利早在月初就联系过孟节城投的财务部长,财务部长不耐烦的回复吴胜利:“付息没有问题,别催了,我们近千亿的规模,承担着国家百强开发区建设的重任,差你家这点利息?虽然这波严监管之下,全国城投都一个惨淡样,但我们有的是土地,又有这么多大企业提供税收,就算不依靠再融资,也没问题的。”

  吴胜利向李二狗反馈付息沟通情况时,俩人一合计:呦,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说明确实没问题。虚惊一场,走,下楼喝星巴克庆祝庆祝。

  距12月20号还有3天了,李二狗越想越不对味,财务部长直接回复付息没问题就是了,干嘛还要花时间解释那么多?时间这么闲,莫非没什么金融机构去骚扰求合作了?还是直接联系总经理李大牛吧。

  就在李二狗走神的当口,孟节城投总经理李大牛继续说道:“兄弟,付息的事放心吧,我们正在准备,有空多来咱们开发区坐坐啊…”

  挂完电话,李二狗心慌了。距付息还有3天,你说“正在准备”?就是还没准备好喽?你说“有空多来坐坐”?这又是啥意思?暗示我过去?有事不方便电话说?

  不能慌不能慌,也许是自己多想了。业务干久了,心理变阴暗了,罪过罪过。李二狗一边宽慰自己,一边立即给自己和项目经理吴胜利订了次日一早飞孟节市的机票,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去一趟吧。

  第二章 熟人喜相逢,物是又人非

  出了机场,李二狗和吴胜利滴滴叫了辆去孟节城投的车。甫一上车,司机就迫不及待的说:“咱们先说好啊,孟节城投的位置在开发区,那里没什么人,你们得加50%空返费。”“加加加,麻烦师傅开快点,我们去那边还要办事”,吴胜利不耐烦的回复司机,心里却暗中琢磨:那里没什么人是啥意思?不是百强开发区吗?李二狗的心中却已经开始滴血:放款前还仔细逛了开发区,车水马龙的,这才过了不到2年,就没什么人了?贸易战和去杠杆对当地实体产业冲击这么大?企业大量停工才会没有人,停工就没税收,没人就卖不掉房,卖不掉房就卖不动地,卖不动地,在再融资收紧的情况下,孟节城投拿什么还钱呢?

  孟节城投的大楼还是一如既往的恢弘大气,上到主管领导办公层,时间刚刚下午2点。孟节城投下午3点才上班,正好可以去休息室歇歇。不想,李二狗在休息室碰到了熟人,和李二狗同时期放款的千和信托孙狗剩和大江金租王狗蛋都在。孙狗剩和王狗蛋看到李二狗后,尴尬又暧昧地笑笑:“二狗,你也来啦?孟节城投快撑不住了,这次12月20号付息很困难,当地关系熟络的领导让我们抓紧过来,别声张,先把自己家的到期利息正常收了。”

  李二狗也适时的给出一个“你懂得”表情:“是啊,我们也是有领导通知,才抓紧过来的。你俩行啊,有消息也不和我说,这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孙狗剩和王狗蛋听罢异口同声道:“二狗哥多吃得开啊,还用我们通知?”

  不咸不淡的贫了几句嘴,三个人开始眼光鼻鼻观心的发起呆来,心里却都在琢磨,怎么在付息的优先顺序上,挤掉旁边俩货,自家拔得头筹。

  李二狗的心中已经一万匹尼玛兽奔腾而过,项目是中介介绍的,初次对接时,中介一脸傲娇的说:“我老板在孟节市可以横着走的,不用担心做不进去和到期还款的问题。虽然孟节城投在市场上融资很多,但这恰好说明市场非常认可孟节城投。你们要坚信,孟节城投是代表国家搞建设的,国家是不会让孟节城投倒的。”听到这话,李二狗心中就一阵腻歪:融资就融资,扯国家干嘛?不过当时是2016年,城投业务正红得发紫,金融机构费尽心机的求着城投融资,为了见到李大牛,李二狗在李大牛办公室外足足排队等了2个多小时。长长队伍中,各家金融机构满怀忐忑又无比憧憬的等着孟节城投总经理李大牛的召唤。考虑到机会难得,又是熟人介绍,虽然心里腻歪,李二狗也选择了继续跟进。

  对孟节城投放款后,李二狗心情很不舒服,通过中介对接项目,项目失控感太强。项目对接时,有中介是很舒服的,车接车送,好吃好喝,城投各级人员也热情以待。但如果还款时出了风险,中介一甩身,两眼抹黑,找谁去呢?如果是独立对接的,还能有个体己人提前通风报信不是?如果独立对接的是城投或政府分管领导,项目出事了,也好给优先协调不是?一旦逾期了,公对公早就没用了,有用的话早就还钱了,讲合同谈守信都是白扯。不过瘦死骆驼比马大,全都还肯定还不起,有选择的还几家还是可以的。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还得独立对接项目啊。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3: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3点,孟节城投上班了。李二狗如愿见到了总经理李大牛,一番闲聊才知道,孟节城投的管理层除了李大牛,全换了,政府分管领导也换了。新任董事长还坚持对前任董事长做了离任审计和纪委谈话。这么一番折腾,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新管理层开始应付事儿,现在全靠李大牛强撑。坏消息总是接踵而至,李大牛诚恳的说:“二狗啊,公司账上没钱了,付不了息了。你看看,回去请示下领导,给延期吧,一旦有钱了,我优先安排付你的”。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09: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套路遍地有,城投如权健
         上了去酒店的出租车,吴胜利憋不住问道:“二狗哥,海美金租是傻吗?楼道里一溜催债的人,海美金租还要继续放款?不怕出事?”
         李二狗正在琢磨晚上碰面的事,思路被吴胜利打断,顿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胜利啊,你要学会换位思考。海美金租是激进的民营企业,业务主要以城投为主,为了完成股东的业绩指标,就算知道城投业务有风险,也得闭眼一条路走到黑。城投会不会出事是以后的事,如果没有增量业务,给股东赚不来钱,海美金租管理层,立马就没好果子吃”。
        吴胜利恍然大悟,沉思一会,又问:“那海美金租的股东是傻吗?”
        李二狗有些烦躁了:“胜利啊,如果你觉得别人傻,但别人都过得比你好,那就说明,最傻的就是你。海美金租的股东就是为了赚钱,现在城投业务不好干了,当然要大干快上一通操作猛如虎,赚够钱,再卖牌照啊。有的是民营企业想搞个金融牌照来自融。这叫啥来着,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0: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酒店,两人心不在焉的在餐厅吃饭,全程无话。快吃完时,吴胜利憋不住了:“二狗哥,李大牛太坏了。让咱们去找上级领导反馈。现在形势这么严峻,就算咱们找了上级领导,但是没有钱,找了又有啥用?”
           李二狗也毛了:“mmp,我当然知道,自然是找了也没啥用。领导是什么作用?是下面人把事情都办妥帖了,上报到领导那里,领导给顺水推舟的签个同意,这才是领导的作用。直接让领导往下压,分管领导怎么想?财政局长怎么想?城投董事长怎么想?为什么不还别人,单单只还咱家,是不是有利益输送?领导都是关心仕途的,谁会主动费力不讨好的往火坑里跳?李大牛压根没想过咱们能办成,他只是希望通过咱们的嘴,越级让领导知道,他李大牛是多么不容易,是多有奉献精神。”
           李二狗顿了顿,又蔫蔫的说:“咱们这笔里,涉及财顾。虽然咱们没收,但是中介是和城投签过协议收过钱的。咱们无论去找哪个领导,由这个领导往下打招呼,大家都会不由得浮想联翩,这个领导这么上心,是不是收了财顾?万一纪委再调查,咱们不就是给人添堵吗?这么不仗义的事,不能干”。
          吃完饭,俩人就这么在餐厅里边玩手机边喝茶水,翘首以盼着李大牛的通知。到了晚上8点,电话还没来,俩人没滋没味的干耗着,膀胱都快被茶水撑炸了。吴胜利突然叫到:“二狗哥,丁香医生在揭露某健保健品的内幕,网络上你来我往吵得好热闹”。
         李二狗八卦的好奇心也起来了,夺过手机一看,还真是,好多公众号都跟贴,都是某健害命伤钱,一日不除,家国难安之类的论调。
        放下手机,李二狗和吴胜利贫嘴道:“胜利啊,发现问题只会让人恐慌,要解决问题才行。这轮对城投的严监管,看看各种言论,喜欢的时候叫城投小甜甜,不喜欢的时候叫城投牛夫人,典型的提上裤子不认账。监管这事,外部环境稳定,城投蒸蒸日上的时候,加强监管,是良性的,有助于城投业务更好的开展。现在去杠杆,贸易战,实体经济下行,资金传导不畅,外部环境很不好。城投嘛,要么靠借新还旧,要么靠卖地。现在地卖不动了,又把借新还旧的路堵死了,没有钱,怎么转型?何况,仅还债就能把城投逼死,哪有空转型呢!”
         “不是还有资产处置吗?城投搞了这么多年建设,有得是厂房、廉租房、写字楼、景区、污水厂、公交车等有收益的资产,还屯着大量的土地,随便处置点,还不够还款?把这些资产处置了,推向市场,还能提高资产的使用效率和收益率,既还了债,又刺激了经济,一举两得啊”。
         “小伙子真棒!”,李二狗对吴胜利竖起来大拇指:“但是不接地气。你想,资产处置是需要时间的,快速处置是卖不上价格的。资产处置缓慢,而还款却迫在眉睫。如果大幅折价卖,会不会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事后会不会挑几个典型来清算?就像现在的PPP一样?咱们假设城投形成的隐形债务有30万亿,资产按半价处置,也就是说,要处置60万亿的资产,才够偿还30万亿的债务。那么问题来了,损失的30万亿,可不是个小数字。谁担得起这个责任?何况,你真觉得城投有那么多收益性资产?
        最终啊,还得回到卖地上。但是不捂地就炒不起来价格,一下子出让那么多块土地,虽然当年基金收入多了,但是未来的潜力,都被提前收割了呀,涸泽而渔,明知是毒酒,也得笑着喝下去。至少先把当下的口渴解决了。但是批量卖地和单块出让不同,是要折价出让的,事急从权,可是突然间价格远低于市场成交价,怎么说得清啊。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0: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城投市场化转型,前提条件是必须和政府脱钩。否则给城投增加经营性项目,最后就是与民争利,连个乡镇公厕都改成收费制然后划给城投,有什么意义?国进民退吗?牺牲民企来为城投偿债买单?
         公益性基建的城投就该继续公益,政府该补助就要补助,躲不了。产业类城投就是国企,就要推向市场,自谋生路,必须和政府完全脱钩,否是就是不公平竞争,就有国进民退风险。”
        吴胜利嘴贫道:“二狗哥别忧国忧民了,肉食者谋,咱俩就是吃瓜群众。看看丁香医生怒怼某健保健品,也挺过瘾的。吃瓜群众也需要撒气包不是?”
       “其实,保健品和城投真没本质区别。咱们捋一捋啊。
       某健保健品这事,群情激愤也不过几天热度,对行业不会有实质影响。为啥这么说?
       首先,某健有官方批准的直销牌照。同样是武林人士,有牌照的瘪三叫锦衣卫,打击锦衣卫,就是质疑某些官爷发牌照的权威。
       其次,虚假宣传的是金字塔基的业务员,母公司最多监督不力,批评整改嘛,风头过了照旧。
        第三,保健品没毒,市场经济,想买就买,想吃就吃。老子花自己的钱吃零食也管?
        第四,就业,税收。税收其次,几十万就业如何善后?怎么维稳?
       打蛇打七寸,这事关键还在牌照,吊销牌照,没有了官家护体,顿时沦落草莽,铁打营盘流水兵,辉失其鹿,有德者共逐之。产品线和帮众喜被其他有牌照的公司笑纳,税收不减就业不失,行业更繁荣,牌照更威严,皆大欢喜。
      这事和城投有关系吗?一个道理。
      首先,城投血统纯正,出身高贵,奉旨基建,这就是牌照。
      其次,违规举借隐形债务的是政绩观有误区,政策理解不到位的少数派,也有历史遗留问题,批评整改嘛。
      第三,城投是企业,市场经济,企业融资天经地义。
      第四,就业,税收。既然原因有共性,解决思路也一样嘛,收牌照,不准代建,代建必进预算。城投失其鹿,有德者共逐之。兼并整合,市场化混改,税收不减就业不失,皆大欢喜。
     

195

主题

29

听众

1万

鸡元

头衔: 千年一遇的天才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10: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胜利一边点头,一边又问:“保健品行业倒一家没什么,但是城投业务背靠的都是中央政府终极信仰,一家违约,全国的城投都会受影响啊,总不能真有一家倒闭吧?这可是多米诺骨牌!”
      “幼稚,不倒闭就会还钱吗?去年那么多民营上市公司做了1年期的高息融资,机构的逻辑就是,上市公司总不能1年就倒闭吧?看现在,1年过后,确实没倒闭,也没退市,也在继续经营,但就是不还钱,你能怎么滴?那些大而不倒的民企,就算瞎搞,但是关乎几十万就业,又是纳税大户,地方政府再不待见,不也捏着鼻子救助了?
      现在啊,就是按闹分配。你敢闹,就有还的可能。放心,咱们在孟节又没有分支机构,没有其他业务合作,孟节要挟不到咱们,肯定优先还咱们的款。今晚的重点,就是摸清实际情况,孟节城投关于这次付息,有哪些资金来源,筹措到位了多少,上级政府什么态度。摸清了,咱们再想辙。”
       吴胜利听后顿觉醍醐灌顶,感觉每一个毛孔都被洗礼得通透舒坦,仿佛逾期不再是事儿,而是手到擒来,不由得幽幽说道:“二狗哥,不吹牛逼会死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一扫安装客户端

声明:论坛所有发言和回复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论坛立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联系我们:+QQ113652988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